灵武中文网 > 你似心间穿堂风 > 第918章 有人来看你

第918章 有人来看你

灵武中文网 www.05zw.com,最快更新你似心间穿堂风最新章节!

    医护人员被他逗得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,扶着桑美就地进行检查。

    周岳赶了过来,喘着粗气面露急色,“穆先生,您没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穆瑾言烦躁的睨了眼桑美,甩了甩被拉伤的右臂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他瞄了眼缩在角落,那个险些酿成大祸的记者,眉眼星光寒凉:“处理干净一点,今晚的事我明天不想看到任何的报道。”

    周岳点了点头,立刻下去安排人执行。

    楼顶的场面很混乱,警戒灯闪得人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穆瑾言头痛欲裂,抬手捏着眉心,视线竟不自觉的追着桑美跑。

    桑美正失神地坐在地上,周围一群医护人员簇拥着。

    穆瑾言刚才捏桑美的下巴训斥时,已经顺势检查过,她身上也就几处轻微的刮伤,没什么大碍。

    指腹间还存着柔软细腻的触感,穆瑾言拧眉,突然对自己的多管闲事有些生了气。

    一种无厘头的失控感,明明厌烦憎恶这女人,却在那只鞋摔在面前时,连想的多一秒也未曾有,拔腿就往楼上跑。

    这女人,怕是有毒!

    穆瑾言没有继续待下去的打算,连话都没落下半句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大有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与名的感觉。

    宁伊从父母的怀里挣扎出来,“噗通”一声跪在桑美面前。

    桑美被吓得立刻回神,“伊伊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宁伊一把将她搂住,满面的泪,嚎着嗓子,“戚校长,对不起,我刚才差点害死了你。”

    桑美被箍得快出不了气,连连拍了拍她的背,“好啦!好啦!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?没事没事的!”

    宁伊不肯放手,脸上的泪全往桑美颈窝上蹭,鼻音浓重的说道:“我以后都乖乖听你的话,戚校长,我以后肯定听你的话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个孩子啊!

    桑美哪里狠得下心再责怪,搓了搓宁伊的脸,满心欣慰,“你乖!”

    桑美抬眼,偶然看到穆瑾言的背影,潇洒里夹着清贵与孤傲,右手垂在身侧,一搭没一搭的甩着。

    脑中瞬间闪过方才生死攸关时,拽着她的那双强有力的手臂。

    屋顶的水泥面粗糙,加上她又是成年人,徒手将她拽起来,估摸着是受了伤。

    白日里自己对他诸多冒犯,甚至可以说是罪不可恕,可是他却能不计前嫌的出手相救。

    只是这样,就已足够刷新桑美对他的成见。足矣说明,穆瑾言算个好人。

    医护人员处理伤口,消毒水碰到肌肤的火辣疼痛令桑美猛然惊醒。

    她将宁伊委托给萧妤看护,自己则旁边的医药箱里抓了把创可贴和跌打酒,火急火燎的跟着穆瑾言消失的方向追。

    拿着纱布折返的医护人员见伤患跑了,亮开嗓门喊了起来,“喂!那位小姐,你的伤口才刚上了药还没有包扎,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没事了,谢谢你!”桑美冲着对方挥了挥手,洋洋洒洒的往楼下跑。

    乘了电梯,刚到底层,她就耐不住第一个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楼下还站着许多看热闹的人,围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桑美扒开人群,穿梭着不停的寻找,在人群里走了一圈,却忽然看到对面的马路边,周岳已经替穆瑾言拉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桑美下意识的追了上去,亮开嗓子大喊起来,“穆先生,请等一等......”

    声音顺着风吹过来,周岳抬起头,一眼认出路灯下冲着他们跳跃着招手的女人,压低着声音,“穆先生,是戚小姐追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穆瑾言一顿,扭头,却看见桑美站在人行道路口等红绿灯,整个人张牙舞爪的蹦,动作夸张至极,生怕自己不够起眼丢人似的。

    她脸上的表情有些急,看了看两旁的车,确认安全后就直接闯红灯穿了过来。

    桑美刚才跑上几条斑马线,侧面就有突然“唰”地蹿出来一辆超速跑车。

    引擎的轰隆声刺耳,穆瑾言瞬间眸色一凛。  对面的桑美却毫无危险意识,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远途奔走而来。

    穆瑾言背上的汗毛根根竖起,脚跟稍有微抬,忽见狂风刮过,桑美一袭乌黑的长发被撩得散乱的飞扬。

    那辆骚红色的跑车“嗖”地从她背后擦过,“唰”地奔向远处。

    桑美刚才的速度要是稍微再慢一点,兴许现在就直接蹿上天了。

    穆瑾言收住脚,脸色黑沉,胸口勃怒盛起。

    桑美踩着斑马线,笑脸盈盈的跑了过来,刚准备诚恳致谢,迎面就看见穆瑾言满面寒霜的瞪着着她,咬牙切齿地怒吼,“戚桑美!你要找死最好远一点,我不救你第二次!”

    那语气凌厉冰冷,黑眸中更是暗潮涌动。

    穆瑾言想发脾气,但却找不到发脾气的点,只能怒着一双眼,愤愤的瞪着桑美。

    桑美盯着穆瑾言,无辜的眨了眨眼,完全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发这么大的火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当日办公室的莽撞行为于心有愧,又或者是因为对对方抱有救命之恩的感激,桑美根本无法跟穆瑾言顶嘴。

    她从来最知晓的便是感恩。

    桑美晃了晃手里的创可贴和跌打酒,笑意温和,诚意十足的说道:“我知道了。但是,我还是要谢谢你,多亏您刚才及时赶到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夏日的晚风吹来,将几根发丝吹到了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穆瑾言看着浓密夜色里那温婉的笑容,喉结无意识的滚动了一下,始终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心口突然失衡的“噗通”一声,他拧着眉,表情微僵。

    刚才那么危险的场景,这女人竟真是没有半点意识,更别提他方才愤怒的警告。

    简直是鸡同鸭讲,沟通永远都不在一个频道上。

    桑美看穆瑾言表情难看,想着今日自己在新锐娱乐干的荒唐事,以为他是心里膈应。

    桑美咬着唇,诚恳的说道:“还有今天白天的事,我郑重的向您道歉。确实是我个人没有搞清楚事情真相误会了您,我太莽撞了,对不起!真的很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桑美的态度良好,语罢还冲着穆瑾言深深地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不提还好,一提白天在新锐的事,穆瑾言的脑门就开始隐隐发疼。

    没有人,敢用咖啡杯扣他的脑门!还该死的用力过度扣出一圈青紫色的痕迹!

    他不要面子的?!

    穆瑾言硬生生地憋着闷气,愤愤不休的瞪了桑美一眼,语调冷凉刻薄,“致谢,我认了。致歉,就免了。”

    他敛起了表情,薄唇开启,语气皆是嘲弄的声音,“你不会以为,“对不起”三个字的分量,就可以免你一杯咖啡,一次故意伤人、外加毁坏私人财务的多项罪名吧?”

    额......这是要记仇到底的节奏啊?!

    桑美睁大着双眼,目光呆滞的看着他,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经穆瑾言这么一控诉,桑美竟然觉得自己格外的罪不可恕。

    可是怎么办,覆水难收啊......

    桑美咬着唇,满脸纠结的低头沉默。

    简直迷之尴尬。

    穆瑾言注视着桑美,真是搞不懂自己在这里和一个女人瞎掰扯个什么劲 !

    这些交集纯属意外,穆瑾言瞄了眼桑美手里的创可贴和跌打酒,长臂一伸的夺了过去。

    桑美诧异的抬头,正好迎上他狠狠地剜自己的眼神,想要说的话又全数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穆瑾言转身扶着车门,刚准备迈步进去,眼神不经意瞄到散在后车座上的那叠资料,猛然间想到那个杳无音信的人。

    穆瑾言收住了脚,扭头,目光凉淡的看着桑美,嗓音低哑疲惫,“问你件事。”

    桑美听到声音,猛地抬头,一双眼睛像是蒙着雾气,魂还游在半空,“什么?”

    穆瑾言看着她,如深渊的墨色眸子闪着恳切,“明明那么怕死,为什么还执意的要去救那个孩子?”

    明明知道,她可能已不在人世,为什么还要执意的寻找,穆瑾言其实也想要那么一个肯定的答案,去慰藉着寥寥空荡的内心。

    桑美偏着头,视线向上看着夜空,恍然间不经意地摇了摇头,声音低沉醇香,“不知道,或许是出于本能,又或许是因为害怕吧......”

    穆瑾言闻言,目光诧异的看着她,“害怕?”

    “嗯!害怕!”桑美点了点头,看着他,诚恳地说道:“害怕自己的不曾尽力而留有后悔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像是钝器直击穆瑾言的心,扶着车门的手用力收紧。

    桑美看穆瑾言面色冷峻,以为是自己不着边的话将天聊死了,她顿了顿,换了种轻松的语气,笑着说道:“再说,我们做教育的,讲究身教重于言教。宁伊是我的学生,我不能让她遇到困难就有轻生的念头。人生路途那么长,我有义务教她学着坚强。。”

    穆瑾言看着面前洋溢的笑脸,皱了皱眉,冷森森地扔了两个字,“天真!”

    “额......”

    桑美愣住,心里很是确定,这位清贵冷傲的男人,是真的很不会聊天!

    穆瑾言不想在路边与一个有“暴徒”前科的女人做纠缠,他冷着脸,一言不发地跨坐进了车里。

    周岳见状,不敢怠慢,立刻跟上开车,留下被喷了一脸尾气、懵逼傻缺的桑美在原地。

    回程的路上,周岳通过后视镜不断的观察穆瑾言,见他手里握着创可贴和跌打酒正在发呆。

    周岳开着车,留意着前方路况,顿了顿小声地说道:“穆先生,我感觉那位戚小姐很特别。她似乎,总能让您打破原则。”

    以往谁要是敢碰大老板的衣角,断手断脚那都是轻判;

    更别提泼公然辱骂、泼咖啡、砸脑袋甚至还毁他的爱车!

    没被当场碾成渣渣就算了,大老板竟然还在危急关头不计前嫌的救了她一命!

    真是撞了邪了!

    穆瑾言闻言,忽地一震。

    特别么......

    没有吧......

    穆瑾言的手抚了抚那瓶跌打酒,眉目紧蹙,面色沉了几分。

    穆瑾言心里清楚,他只是不自觉的联想到她而已。相仿的年纪,过得如何?是不是也会某个地方遭遇困难,他只能祈求自己的出手可以为她攒下点好运,在遇到难事时,也能有人出手主动帮衬,免于危险。

    穆瑾言疲倦地闭上眼睛,抬手,虚拢着额头,脑中却一遍遍回响起刚才桑美的话。

    嗯!害怕!......害怕因为自己的不曾尽力而留有后悔的余地......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她的三言两语正好戳中的,是他十五年来内心秉持已久、始终不肯放弃的原因呐!

    穆瑾言点了支烟,青白缭绕的白影在眼前漂浮,让一切变得萧索与不真实。嗯哼,爱我的都是小仙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