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武中文网 > 我的1990 > 第606章:下黑手

第606章:下黑手

灵武中文网 www.05zw.com,最快更新我的1990最新章节!

    陈文泽都不知道和乔子衿的通话是什么时候结束的,只不过当电话挂断以后,陈文泽的脸上爬满了无奈。

    他知道乔子衿主意已定,根本就不是自己三言两语所能劝好的。

    诚然,站在乔子衿个人的立场上,陈文泽也是非常支持她的这个决定。但是从理性的角度出发,陈文泽比谁都清楚一旦乔子衿真的做出这个决定,和家里战斗到底,又将会付出何等惨烈的代价…

    事已至此,陈文泽根本就没有办法劝乔子衿,就算是劝了也是白劝,凡是这种大家庭的子女,一般情况下都非常的倔。

    一旦拿定了主意,别说陈文泽了,就是八匹马也拉不回来!

    既然事情已经发生,陈文泽再想这些也没用了。

    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把即将到来的外贸会开好,假如自己的实力有一天能强到古昌文那个地步,就算是乔家又能如何?

    五月三十一日晚,泽方外贸灯火通明,所有员工都自发性的留下来加班。后天也就是六月二号就是明珠市外贸大会召开的日子,从今天下午起,就已经有外商源源不断的赶到了明珠…

    陈文泽的小车早就拿出来充公了,彭海当司机,现在还和公司外商部门的人在机场蹲着呢!

    除此以外赵佳悦早就联系好了租车公司,明天一早就全部到位了。和泽方外贸情况相同的还有真友外贸,现在两家公司早就开始连轴转了起来,哪家也不敢出现任何的纰漏。

    要知道虽然这次的事情是真友外贸挑起来的,可牵头的毕竟是相关职能部门。如果外贸会出现任何闪失,上面不高兴怪罪下来,最后这板子还是打到承办方的屁股上。

    不管是真友外贸还是泽方外贸,真要是因为这件事情把相关部门都给得罪了,那下场是什么不用想也能猜得到。所以这个时候摆在陈文泽和孔万真面前只有一条路,那就是精诚合作…

    谁敢在这个时候、借着这件事情再动手脚,一旦怪罪下来,谁也讨不到好啊!

    “佳悦,差不多就让大家先撤了吧。”陈文泽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,已经晚上9点30分了。在场的每一个人最近都是高强度、超负荷运转,陈文泽也担心出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的陈总,已经安排昨天晚上加班的人先回去休息了。”赵佳悦的状态也并非太好,黑眼圈都出来了。可这个时候她不能退,多少双眼睛都看着她呢。

    “咱们现在是两班儿倒,一切进行的都很顺利。佳慧现在是后勤大总管,从饮食到制定休息表都安排的井井有条。”

    “我敢保证,您担心的情况不会发生!”

    听完赵佳悦的话后,陈文泽才轻轻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你们有准备那我就放心了。”陈文泽站起身活动了下筋骨,郑劳光的电话忽然打了进来。

    郑处这个时候给陈文泽打电话,自然就是代表相关部门询问一下陈文泽的工作进度开展的如何。陈文泽把泽方外贸如今的情况和郑劳光汇报了一遍,郑处长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文泽,这次的工作非常重要,你一定不能掉以轻心,要拿出最饱满的工作热情,把这次的外贸大会办好!”

    郑劳光脸色凝重的提醒了一句,“尤其是不能被真友外贸那边儿给比下去。这次局里的领导们可都看着呢,你们俩家谁表现的好,以后得到的扶持肯定就要比对方多,你明白么…”

    挂断了郑劳光的电话后,赵佳悦笑着对陈文泽说道:“是不是咱们郑处长又给您施压了?”

    陈文泽笑着耸了耸肩,“这次的手段可要比以往高明很多,不光是施压,最后开始画饼了。不过不管他们怎么要求我们,这次的事情做好了,我们才是最大的受益者。”

    赵佳悦肯定的点着头,陈文泽说的没错,不管这件事情是否还有其他的受益者,可说白了还是自己给自己打工。

    “行,那公司这边儿就交给你了,明天一早我来替你。”

    陈文泽和赵佳悦目前施行的是分班责任制,昨天晚上是陈文泽和赵佳慧两人带队盯着,今天该换赵佳悦和王波二人了。

    彭海还在机场,陈文泽只能选择打车回家。从公司走出来后已经是晚上10点了,陈文泽习惯性的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,在他低着头找打火机的时候,忽然从地面上的影子发现了一丝端倪!

    在陈文泽身后不远处,两名身穿黑衣的男子飞快的朝陈文泽奔袭而至。幸好刚刚陈文泽发现了不寻常,就在这两名男子即将来到陈文泽身边时,他猛的弯腰躬身,才算是堪堪躲过一劫。

    陈文泽猛的一挥手,手里抓着的香烟就是直直的砸到了其中一人的后脑勺上。虽然香烟的重量一般,可陈文泽手上的力道够大,被他砸到那个男子嚎叫一声儿,转过身愤怒的蹬着陈文泽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干什么,信不信我报警?”陈文泽深吸口气,直觉告诉他这二人的来历绝对不简单。平日里彭海一直跟着自己的时候,自己都是安安全全的。

    可今天人手实在抽调不开,才安排彭海去了机场充当司机。就在这么个空档期,自己就遭受了意外,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情?

    “干什么,当然是抢劫了!”

    另一名身形高大的男子开口,把陈文泽的目光吸引了过去。直到此刻陈文泽才看清楚,这男子手里竟拿着一根硕大的木棍…

    陈文泽抿了抿嘴暗道一声好险。

    如果所料不错的话,刚刚这二人是打算从背后下手的。这一木棍敲下去的话,陈文泽很清楚自己会是什么下场。

    抢劫,屁个抢劫,抢劫至于把人打晕不?

    而且这种事情一旦掌握不好分寸,那就不是把人打晕那么简单了,直接开瓢也是完全可能的啊!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是谁派来的?”

    想清楚这些后陈文泽沉声喝道,面前的那两名男子微微一惊,显然没想到陈文泽已经猜到了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