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武中文网 > 龙门赘婿 > 第175章 你才是一捧灰

第175章 你才是一捧灰

灵武中文网 www.05zw.com,最快更新龙门赘婿最新章节!

    叶新不想她害怕,答道:“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药,你就让爸躺着别乱动。我马上让鬼谷子过去。”

    听着叶新郑重严肃的声音,乔婉夏吓的手脚冰凉,牙齿打颤,嘴唇哆嗦,哽咽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小夏,放心,有我在,爸一定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叶新挂了电话后,立即打电话给鬼谷子:“有人给乔信吃了重生,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在楼下。”鬼谷子听到‘重生’二字,整个人都愣住了,随后炸起,“什么,重生又现世了,我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尽量拖延时间,我十分之内赶到。”叶新让应风顺停车,自己做到驾驶位上,“系好安全带。”

    应风顺刚系好安全带,车子如离弦的箭飞去,吓的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彼时。

    鬼谷子挂了电话,朝楼上跑去,刚到二楼,和一位仙风道骨的男人遇上,他见着留这么长胡须的人,觉得奇怪,就多看了一眼:“这人真怪!”

    赛华佗喝道:“你才怪,你全家都怪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跳起脚来,指着赛华佗就想开骂,但想想楼上的那位大人物,他只能狠跺脚跑人。

    “怪人怪人怪人!”赛华佗连骂三声,才跑人。

    一个跑上,一个跑下。

    鬼谷子到了门口,门没关,直接冲进乔信房间,正好看到他吐了一口血,惊的脸都白了,手中银针,瞬间扎在乔信的心脏上方,护住心脉。

    阻止毒血进入心脏。

    李玲懵了,反应过来后,指着鬼谷子大骂:“你个混蛋,你还说自己是神医?”

    “说要三个月,才能治好我家乔信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你看看,和你并驾齐驱的赛华佗,只用一颗药丸,就让我家乔信双腿能动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,你干什么,别动,还扎……”

    鬼谷子才扎了两针,就被李玲给推开,气红了脸:“让开,我是在救人,你没看到他吐血了吗?”

    李玲双手插腰:“神医说了,我家乔信就得吐吐血,才能凤凰涅盘,浴血重生,不吐血怎么重生?”

    “凤凰涅盘的前提是要真死,才可以重生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急的火烧眉毛,说话毫不客气:“人死了那就是死了,你见谁被烧死后还重生的?被火烧了那就是一捧灰,让开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死了,你才是一捧灰,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,想骗我钱,没门。”李玲拦着鬼谷子,就不让他靠近乔信。

    乔婉夏赶来,推拉着李玲,对鬼谷子道:“神医,求你赶快救我爸!”

    鬼谷子忍着脑壳疼,再次给乔信扎针,哪想到,才扎了两针,又有人捣乱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哪位啊,在赛华佗医生走后,就突然冒出来治我二叔,你这是想要抢谁的功劳?”乔天明抓着鬼谷子的右手腕,不让他扎针。

    鬼谷子换手,左手银针,扎在乔天明手上,疼的乔天明直叫唤:“啊,疼疼疼!”

    鬼谷子警告他:“你若再敢动手,我就让你断子绝孙。”

    乔天明不敢拿这事开玩笑,只得骂骂咧咧的退后,反正他的任务完成了,没他什么事,走人。

    这时,乔信又吐了一口血,人已陷入昏迷中。

    李玲反而高兴了:“看看看,马上要浴火重生了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怒喝:“屁,人要死了,还重生,投胎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糟老头子,敢诅骂我家乔信死,我弄死你先。”李玲怒吼着,张牙舞爪,朝鬼谷子奔去。

    “妈!”乔婉夏死死的抱着李玲,不让她接近鬼谷子。

    鬼谷子就在李玲的骂声中,给乔信扎针。

    奈何,在这期间,乔信依然吐了血,急的鬼谷子快哭了:“师父啊,你快来啊,徒儿顶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乔信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,糟老头子,我一定要让你偿命。”

    李玲看到乔信,整个人面如死灰,奄奄一息的样子,这才害怕了:“乔信啊,你怎么了?疼吗?哪疼?乔信啊,你同我说句话啊!”

    乔婉夏双腿一软,差点摔倒在地,她握着乔信,慢慢冰凉的手指,哭泣道:“爸,你挺住,鬼谷子神医正在救你,叶新也在赶来救你,你会没事的,他说会保你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呀,烦死了。”鬼谷子大怒,“嚎什么嚎,人还有一口气。谁让你们担误我的,现在哭什么丧?”

    鬼谷子手忙脚乱,拿了一颗保命丸,塞到乔信嘴里,双手合十:“阿弥陀佛,菩萨保佑,一定要待到师父到来,菩萨保佑。”

    乔婉夏看到鬼谷子,都开始求神拜佛了,心哇凉哇凉的,连医生都开始,求神拜佛,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李玲颤微微的伸出手指头,放在乔信鼻下试探着。

    然,人一点气也没有。

    李玲吓的打了个激灵,慌忙把手缩回,眼泪刷的流下,嘴里轻喃着:“不会的,不会的,怎么会这样,刚才都好好的,怎么会这样,一定是你这个糟老头子,害死了我家乔信,我和你拼了。”

    乔婉夏哆嗦着伸出手,在乔信鼻下探探,真的是一点气也没有。

    小夏怕的浑身直打颤,眼泪哗哗而流。

    又把手放在乔信的颈脉博,也没动静了。

    摸摸他的脑门,有点点余温,可也差不多是没了。

    “爸!”乔婉夏痛喊出声,“爸爸,你再挺挺,叶新他马上就来了,爸!”

    听到声响的乔影深,出门,看到乔信面如死灰躺在床上,身上扎满了针。

    李玲在追着鬼谷子打,乔婉夏握着乔信的手,哭嚎着。

    不会的。

    乔影深推着轮椅到乔婉夏身边,颤抖着伸出手,握住乔信冰凉的手,浑身一个颤抖,眼睛红了,泪水流下来。

    “爸!”

    乔影深颤抖着唇哭喊:“姐夫还没来,你得挺着。”

    “都胡说什么,信不信我把你们两个扔出去。”

    李玲凶神恶煞,拦在房门口,冲着乔婉夏姐弟俩大喝,又指着鬼谷子大怒:“狗屁神医,等我家乔信醒了,老娘就把你抓到公园里去,让所有人看看,你鬼谷子名号,那就是狗屎,是骗人的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被李玲打的狼狈不已,衣服都被扯破了,头发也如鸡窝头一样,乱糟糟的:“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,你是女子又是小人,更是不该养也,气煞我也!”

    乔信家的吵吵闹闹,惊动了左右邻居,都奔出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听着乔婉夏姐弟的哭声,再听着李玲的叫骂声,信息也算是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众人满脸惊愕。

    “乔信死了?”

    “不能吧,我昨天还去看了他,他精神好的很,怎么会一下子没了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说,被一个神医,用针给扎死了,你认真听李玲在那骂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