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武中文网 > 华年时代 > 第六十章 两地

第六十章 两地

灵武中文网 www.05zw.com,最快更新华年时代最新章节!

    从宋轻云家里出来,陈尚鼎开了他的轿车行不了一公里,电话铃就响了。

    他把车停在路边,一看,正是妻子戴容。

    “容容,你有事吗,是不是想我了?”

    戴容:“老陈,饭都做好了你怎么还不回来,不是说好了今天回家吃饭吗?你想想,你都多少天没有回家吃晚饭。自从女儿读大学,这家里就剩我一个人,我跟出家当尼姑又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“当啥尼姑啊,你自己不知道出去玩吗,找人打打麻将呀……什么,天天输都没兴趣了,哈哈,输就输吧,也没几个钱。你想啊,一个下午才输一两百块钱,就有三个人陪你说四个小时的话。现在的人工那么贵,你请得到吗?”

    两口子说笑了几句,戴容的心情才好了些:“对了老陈,你当村长的事情怎么样了,说好没有?”

    “说好了,说好了,肯定能当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,你整天想着当村长,这就不是个官儿,有意思吗?”戴容是城里人,有点瞧不起乡下,觉得丈夫回家当村长简直就是神经病。一个月才一千多块钱工资,只够买一件衣服的,有意思吗?

    陈尚鼎道:“男人的事情你不懂的。”

    结束和戴容的电话,他又打了一个给龚珍信,说他刚才去拜访了宋轻云,闹得不太愉快。

    龚珍信很惊讶,也很生气,说你去找宋轻云做什么,荒唐!村里和街道上的事情你懂个屁,你就是个青沟子小伙子,去之前怎么不先给我说,怎么样,起反作用了吧?

    被他一通骂,陈尚鼎有点丧气,苦笑着说,我这不是心急吗?大家都说宋轻云是上级派来考察干部队伍的,他能够直接影响到谁能够最后当村长,珍信叔这究竟是不是真的?

    龚珍信回答道:“我得到消息,街道的书记和主任都很看重宋轻云,不然也不会派他来啃红石村这块硬骨头,越是艰苦的地方越能锻炼干部。”

    陈尚鼎就急了,说,珍信叔你看,宋轻云明显对我不满,这可怎么办才好,我可要靠你呢!

    龚珍信哼了一声,说,慌什么,只要你能确实带着贫困户脱贫,你就是村长。村长可大家选出来的,要看你自己的本事。对了,你究竟要搞什么项目,能不能跟我说说。

    陈尚鼎支吾到时候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龚珍信不满,道,你就不是提前透点风。怎么,你还要胁迫上级,不给你这个村长当当你就不投资了?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,这事我不是还在筹备吗,不是那么快就能弄好。如果现在吹牛,将来做成夹生饭,我自己固然丢人,可也有损珍信叔的面子不是,我可是您的人。”

    龚珍信:“什么你是我的人,弄得我是什么了,你是红石村的村民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珍信叔你说得对。”放下电话,陈尚鼎撇了撇嘴,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先前陈尚鼎离开之后,宋轻云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看错,这人的人品不太好。

    本来,宋轻云对懦弱老实的刘永华非常不满。在他看来,这样的人实在不适合领导红石村脱贫致富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陈尚鼎有资金有能力有威望,他做村长肯定是好事。

    内心中,宋轻云已经不想管刘永华的屁事,他自己自生自灭吧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陈尚鼎实在不适合当村长。和他比起来,刘永华的老实和懦弱就变成朴实和有担待的优点了。

    再说了,到下一任村长选出来还的一个多月,没有村长,村里的事就办不了。

    “还是再想想怎么帮刘永华吧,那么,该怎么办呢?”宋轻云摸了额头,感到头疼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且说同一时间在陈新家里。

    陈长青突然光临,和龚小小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陈新一看不好,忙上前劝解。

    这两人,一个是自己的亲三叔,另外一个则身患疾病一激动说不定就口吐白沫倒地上抽搐,出了事,谁负得起责任?

    红脸蛋龚小小:“新哥,我今天给你面子不跟陈长青闹,好,我先走。”

    等他离开,陈新忙请陈长青坐下:“三叔,你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有事吗?说得还真是希奇,我的股份都被红脸蛋给抢了,每年少收入一万多块,你说我能没事吗?”陈长青气愤地问:“新狗,你是不是不要你三叔,你把话说清楚了?”

    陈新道:“三叔你消消气,这事是宋书记定的。”

    “宋书记定的,宋书记又不是养鸡场的场主,再说了,这鸡是咱们陈家的,还论不到他来指手画脚。我今天既然来了,就把话撂这里,这个股份我占了,让红脸蛋滚!”

    陈新还在好言相劝:“三叔,这个养鸡场是宋书记弄的精准扶贫项目,可不属于咱们陈家。之所以让我占大头,那是让我承头带四个贫困户,我说了可不算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陈长青又道:“新狗我问你,这鸡苗是不是你自己掏腰包买回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这鸡笼子是不是你们自己做的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自己出钱出力养鸡,跟姓宋的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陈新摇头:“三叔,话可不能这么说。是,鸡苗和笼子都是我们自己的,可是你别忘了,饲料才是大头。这鸡不吃饲料长得就慢,下的蛋就少,最后说不定还要亏本。还不是宋书记给我担保,这才从林路涛那里赊来了的。鸡苗从买回来,到下蛋,怎么也得十万块饲料钱,这笔资金我却是拿不出来的。如果没有宋书记,这养鸡场就办不下去,你说,和宋书记没有关系吗?宋书记定的贫困户,你我改得了吗?”

    一席话说得陈长青哑口无言,他也知道自己没道理,有点想打退堂鼓。

    看成功说服陈长青,陈新又劝:“三叔,要不这样,等宋书记回来,你再问问他手上还有什么扶贫项目,看能不能帮上你。你吃饭没有,看来是没有吃的。今天咱们家吃腊肉排骨,我妈的手艺你是知道的,好吃得很。妈,给三叔添副碗筷。”

    陈长青看了看厨房里忙碌的陈新母亲,又看了看挂在灶头上的那条腊肉,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其实腊肉这种东西对红石村来说并不是什么稀罕物。

    远的不说,二十年前村民的生活都不太好,还不能做到顿顿有肉,家中电器也只一台电视机。各家各户都会养一到两头猪,过年时宰杀。吃不完就做成腊肉挂在灶头上,做为家中一年的蛋白质来源。

    红石村海拔高,夜里温度低,腊肉保质期也长,吃个对年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也因为这样,每家的主妇都会熏制腊肉。

    腊肉放的时间长了,有个问题,随着水分和脂肪的流失,肉质会变得很柴,味道也很咸,吃到后面没多大意思。

    后来随着大家的生活质量进一步提升,很多家庭都有冰箱可以保存鲜肉,做腊肉就渐渐退出日常餐桌,仅仅是春节的时候随便熏上几十斤吃上两月,沾点年味儿。

    陈新母亲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魔法,她做的腊肉无论放多长时间,水分和脂肪都不会流失,且肉质细腻多汁。大热天的,一口包谷饭,再咬一口腊肉,满嘴都是油水,别提多美。

    农村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“腊肉骨头鸡大腿。”意思是,腊肉排骨和鸡腿是世界上最美味,最补养人的东西。

    今天这一躺没算白来。

    想起即将到嘴的美食,加上又被侄儿说得无言以对,陈长青也不太想纠缠此事。

    事情到这一步,或许算是圆满解决了。

    然后就吃晚饭了,陈新把三叔请到位置上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陈新妈妈把晚饭端上来,却只有一盘咸菜和一盘水煮牛皮菜。

    陈长青就急了:“你家的腊肉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你你你我我我,嫂子也不知道喊,没煮。”陈新妈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没煮,你当我闻不到啊,一定是你藏起来了。”陈长青抽了抽鼻子,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腊肉香味。

    他睡了一天没吃饭,肚子早饿得前胸帖后背,此刻嗅到香气,更是如猫儿抓心,立即站起来打开碗柜。

    定睛看去,里面正是一扇煮熟的热气腾腾的排骨,顿时气哇哇大叫:“你什么意思,当我是叫花子,还藏了菜不拿出来?”

    陈新妈妈早看这个小叔子不顺眼,自她嫁到陈家之后。陈家兄弟虽然已经分家,可这个小叔子懒神附体,从来不肯下地干活。不干活,自然是穷得没饭吃。

    没饭吃怎么办,去大哥家吃呀!

    当年陈妈妈嫁过来的时候还是姑娘,自然不敢说什么,而陈志高又是个老实人,兄弟要吃就吃吧,难不成眼睁睁看他饿死?

    那时候是八十年代,村民生活困窘。别说八十年代,如红石村这种山区,九十年代初吃饭也挺困难的。

    陈长青不事生产,天天到陈志高家中蹭饭,相当于白养了一个娃,还是特别能吃的那种。

    那十多年对陈新妈来说简直就是不堪回首,穷得吃了上顿没下顿,以至于让她对嫁到红石村来这事深深后悔。